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访东方汇理亚太区首席经济学家纪沫
发布时间:2018-12-04 | 编辑:alumni | 媒体来源:中国人民大学校友网 | 浏览次数:0

纪沫,1995-1999就读于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国际经济专业本科。2011年出任前高盛自营盘Azentus对冲基金全球首席经济学家,现任东方汇理资产管理公司亚太区首席经济学家。

“其实我就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在背后做了一点点自己应该做的一件事情,也是因为自己多年来养成的批判性思维的习惯使自己能够多角度的分析问题。做的这些事情,其实目的只有一个,让中国变得更好。”纪沫陪同她的导师约瑟夫·斯蒂格利茨(Joseph E. Stiglitz)每年来中国一次参加中国高层发展论坛, 今年已经是第11年,为中国最高层的经济发展规划方案提出针对性的建议和意见,他们是中国经济规划背后的高参。他们用自己高瞻远瞩的敏锐观察力与严谨求实的批判性判断力,以最隐蔽的方式推进着中国的经济规划的实施,影响着中国经济改革的发展方向。

在人大,推开批判性的思考之门

她外表温柔,见解锐智,性格热情,做事认真。

第一次见到纪沫,是在两个经济会议的午休时间差中。作为东方汇理亚太区的经济发言人,她严谨又犀利,举止言语之中无不闪烁着一个年轻的经济学家的独到的观察力和判断力。

回忆起当年在人民大学求学的日子,纪沫一下子回到了那个对自己而言最美好的年代。受到在人大读书的姐姐的影响,纪沫也毫不犹豫的选了人大。“人大经济当时是全国最好的,95年的时候,我想都没有想就选了人大”。而选择了国际经济专业,纪沫说,回头看来,“这是我最正确的选择”。

相对于很多人考上大学之后就放松了,而纪沫却恰恰相反,来到人大的学习,才真正开启了她十几年学习生涯中最努力的一个人生阶段。“那四 年的学习对我来讲就是一种兴趣,是一种我自己也不知道的,有可能是自己不断证明自己的一个过程,到目前为止学习最努力的那四年年就是在人大的四年。”

给纪沫最大触动的一件事是,第一学期彭刚老师在课堂上讲到经济学问题时所指出的“其实这个问题我们也可以是这个角度”,“这个问题我们也可以那样想”,“现在对于这个问题有多少种看法”等等。因为,受到长期高中背题的影响下,纪沫习惯性的以为一个问题只有一个看法,而在这里,原来同一个问题可以有很多方法。纪沫意识到了一个自己从来没有思考过的问题,一个很严肃的可以多角度批判性的思考问题的方式。醍醐灌顶的明白了,我们其实应该有这种针对性的思考,有鉴别的思考,我们应该会问很多问题。所以,从那时开始,纪沫开始改变自己的思考方式。“这在我整个的人生当中,从18岁到现在,很重要的一件事情,让我养成了一种习惯。那就是我遇到任何事情、任何一个问题都要想一下,如果反过来是什么样子,它还有什么样的角度可以去考虑?这个是令我非常受益的。如果没有来到人大,没有遇到这些老师他们在最开始讲问题的时候就告诉你说,其实一个问题有很多想法,不会成为今天的我。”

在人大的学习期间,纪沫酷爱这个专业,每天的学习都非常有动力,穷尽自己的一切精力投入到学习当中去。那时的黄卫平老师花了很多心血从全世界各地请了很多很好的老师,从国外飞过来给这群当时最受宠的学生们上课。从早上8点钟一直到晚上10点钟四个班级一直都在一起上课,每天都有无数的课要上,中文上完的课,西方老师又来讲,从另外一种不同的视角不同的思考方式讲。每天头脑风暴般的大量的知识吸纳,令纪沫非常感谢,“如果没有黄老师当时的这种视角,让我们接触更多更好的东西,也不会塑造成今天我们的这一代人”。

纪沫也怀念那个大家热情被共同点燃的合唱的日子,怀念那个心境澄明的一起军训的生活。那时天空深蓝,星星很多,每到夜里,躺在军营十个人的大通铺上,纪沫常常听一盘欧美流行金曲随身听。“到现在为止,无论我走在哪里,只要我听到当时听了无数遍的那些歌曲时,就会把我带到当时的那个心境,觉得就是特别的美好。”

每天如痴如醉的学习兴趣和严格要求的自律学习投入本科毕业生张榜公示的时侯纪沫以95级全校第二的优异成绩,开创先例获得了跨校保送的资格。“从性格的培养、人生观的培养,到学习习惯、思考能力的培养,都是在人大。所以,任何时候走出去大家问我是哪个学校毕业的,我都会说是人大的。

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厚积薄发

如果说在人大的本科学习、北大的研究生学习经历为纪沫奠定了坚实的经济学基础,那么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的求学路上遇到了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Joseph E. Stiglitz教授,才是她命运的真正转折点。“那里教会了我更加严谨的思考问题的方法”,“我很幸运可以近距离的跟着斯蒂格利茨教授学到很多。”2005年3月在一次课后的电梯里,纪沫遇到了自己选修课的老师——世界最著名的经济学家Joseph E. Stiglitz教授,两个人聊到了中国正要召开的两会的内容,于是教授邀请纪沫为自己下周的中国行做些准备材料。机会总是给那些有准备的人。一切都是由先前的积累带来的,有多年来对中国经济的关注和热爱,以及自己对经济问题的钻研和探讨。在材料的准备中,纪沫分门别类给教授详尽的准备了两会的相关材料,以及财政政策、货币政策、外贸政策等等是怎样的,现在他们在讨论什么样的问题等等。不久,纪沫受到了Joseph E. Stiglitz教授的邀请,希望成为他的研究助理。于是,从2005年一直到今天,纪沫都一直是Joseph E. Stiglitz教授的研究助手。纪沫在最开始的时候,跟教授的一点点的学,一点点的思考。做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帮教授把他在美国最重要的一些期刊杂志上发过很多的107篇文章,翻译成中文,然后出版了Joseph E. Stiglitz教授的全集。在这个翻译过程中,开始学习他的思想,开始学习怎么去看这些问题,他是用了什么样的一个角度去看这样的问题,那段经历对纪沫来讲又是一个沉淀和积累的过程。而现在,纪沫常常会把自己在市场中遇到的实际案例和问题拿出来和教授一起讨论,已经不仅仅是教授能够更高屋建瓴的跟纪沫指出问题是什么,而且在这种真正探讨中,可以互相的激发思维灵感,纪沫会觉得这是最享受的事情了。

纪沫不仅仅有对中国现在目前问题的判断,更重要的是细致认真的做事方式赢得了Joseph E. Stiglitz教授的信任。于是从2006年,Joseph E. Stiglitz教授和他的太太带纪沫一起来中国开中国发展高层论坛是2006年,一直到今年,已经是第11年。

在最开始的时候是十一五规划,当时出来的时候就只有中文稿,纪沫以最快的速度,最精简的提纲翻译成了英文,并且附上了自己的观点。她觉得这里面有什么不对,有什么对于中国未来的发展不好的。例如当时都说汽车跟房地产是中国的两大支柱产业,纪沫就提出异议,为什么?房地产是因为土地的原因,不得不成为支柱产业。但是为什么汽车产业也要成为中国的支柱产业?“事实上我们每一次在给中国政府提建议的时候都是批判性的,一定要批判性,因为我们希望中国发展。”通过Joseph E. Stiglitz教授和纪沫大量材料的一系列分析和准备,在会上Joseph E. Stiglitz教授针砭时弊的发言震惊四座。惊讶于一个外国经济学家为什么会在第一时间知道十一五规划的内容,并直指中国经济问题所在,为什么分析的这么一针见血。后来大家发现了这个站在背后工作的瘦小的女孩,而这一切,对于纪沫个人来讲,才是一个新一轮积累的开始,需要她更加努力,然后每一年每一年不断的积累。只有她自己弄清楚一个问题,才可以给教授建议,因为教授不是一个普通人。那是对于中国经济的背后的影响。

每一次都不仅仅会肯定中国政府的成绩,但是也会说我们的建及应该怎样去做,做什么样的财税的改革等等。2015年12月在十三五规划定调之前,国家想请三位的外国专家和三位中国的专家座谈,给总理和所有的部长进行一次十三五最后定调之前的专家咨询会,找到了Joseph E. Stiglitz教授。教授推开其他的行程,进行两周的冲刺准备。其实最后虽然是一天的行程,教授仅仅是十分钟的发言,但是这个中间我们付出了很多。2015年底中国最重要的问题,十三五规划就是供给侧改革,到目前为止也是。我当时就提出来的不仅仅要有供给侧的改革,中国更需要的是需求侧的改革。去产能只是供给侧改革的一部分,而且我们要讲出来解决的方案,如何融资的问题。要真正从本质上改变中国的这个经济体制,从原来的这种出卖土地这种财税的制度,要改成真正的税收的制度,有了新的税收就可以改革。

后来,直到汇报前几小时,教授和纪沫仍在仔细审核汇报稿。“我们经常会把这个中国特色放进去,很重要,中国就是中国,当我们最开始摸着石头过河的话是因为河很浅,经验可以借鉴。但现在当我们走到河的中间的时候实际上都已经很深了,没有这样的经验,所以这个时候中国特色一定是很重要的,一定要按照中国的这个实际做事情。”每次开会,教授都会要求让纪沫也旁听,因为开完会他们都会探讨并写一页的指示,有什么样的方法一页纸看明白具体怎么操作。那天总理很认真听的,然后等到最后定论发布的时候,所有记者就都在总理当时的定音就是讲中国不仅仅要做供给侧的改革,也要做需求侧的改革。在2016年1月4号的时候,习主席也最后强调通过供给侧的改革到需求侧的改革。“我在心底里很激动,我是一个没有被人们看到的人,我也不希望人们看到我,但我会觉得我有这样的机会帮助中国变好,我真的心里好开心。”后来,Joseph E. Stiglitz教授和纪沫做了有关于供给侧改革在其他国家推行的分析,以及会具体讲到应该怎样做,对于过剩产能应该怎样处理?哪一个人群是最应该注重去再培养、再教育的等等。就是这样的每年一度的经济规划建议,把纪沫和整个中国联系了起来。

在这个年代,大家都觉得最重要的就是人才,纪沫认为更重要的是人才要有他自己的想法,而且这个想法是能够经得起考验的,是能够被时间证明的,而且是一段时间可以证明的。

在市场的竞争中,淬炼成真正的专家

“我们一定要选择自己喜欢的事情。我很幸运选择到了我喜欢的事情,会很有激情。一定要做自己喜爱的事情,才会开发出来自己的潜力,才会当你遇到困难的时候不会觉得是困难。我是真的很喜欢我自己的这个专业,很喜欢这个世界经济的这个视角。”随着不断的积累,纪沫希望自己不仅仅看中国的经济,还能够看全球经济。于是,在2011年,纪沫去了前高盛自营盘的对冲基金做了一位看全球的首席经济学家。对于纪沫的事业而言,这里是一个直线的上升的学习,学到了如何通过宏观的方向判断,买还是卖,能不能赚钱。这对于善于学术分析的纪沫而言,从最开始写一个上百页的论文,到只写二三十页的分析文章到只要两页、只要一页,只要一个字,买还是卖,要选择自己的立场,一定要判断。这是一个精准的判断力和决断力的淬炼,才会有如今买方经济学家当中专家的纪沫。

现在,纪沫凭借自己谨慎的研究态度和对市场超一流的判断力,成为了东方汇理亚太区的首席经济学家。才到公司两年,已经成为了公司整个亚洲的发言人。对于做所有的判断,纪沫有她自己的一个原则跟标准:“第一个标准,我做的这个研究的判断一定是非共识的,市场共识的东西,市场不会再波动了,就是一定是跟市场的看法不一样的。第二个标准,一定要有非常高的确定性这件事情可以发生,我才会做这个判断。第三个标准,就是我一定会给它一个时间段。”最早,在2015年10月份,纪沫看到中国的9月PPI生产价格指数忽然间平了,-5.9%。9月份的数据跟8月份的一模一样。“我就认为中国经济会触底,而且我完全确信中国经济已经触底了,同时我认为中国经济触底持续平稳这件事情可以至少持续到2016年的12月底。去年9月份的时候,把我的这个判断延到了2017年年底。在今年2月份的时候,把这个延到了2018年的年底。

最后,纪沫十分感谢的就是人大中环论坛,那里给了她非常好展示的舞台。自从加入之后,开的三届中环论坛,每一年纪沫作为嘉宾上台演讲,每次讲全球宏观经济的时候呢,纪沫都会讲大家在什么地方看错了,接下来我们应该怎样看,每次对经济针砭时弊的犀利观点,受到了大家一致的欢迎。通过人大中环论坛,纪沫被越来越多的精英人士所认识,受到越来越多的邀请。而纪沫讲到,“我一直都会把自己摆正位置,也许是人大的校训教给我的实事求是。摆正自己的位置很重要,跟任何人交往,我从小就知道,任何人身上都有你可以学习的长处,即使有一点。所以一直都会虚心,最后我会学到了很多别人的长处。”每个人都要活出每个人自己的特色来。

祝福母校,希望人大和世界接轨更多,教师队伍更加国际化。纪沫用自己低调果敢的言行,批判性的求真精神,践行着人大砥砺前行的精神。

采访 孟繁颖       文/ 李宣谊

相关推荐 RELATED RECOMMENDATIONS

人大校友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未注明其他出处的作品,版权均属于人大校友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人大校友会网站”。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其他来源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对其负责。

③ 有关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本网联系。

※ 联系方式:中国人民大学校友网 Email:aaruc@ruc.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