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动态

难忘东区食堂的水煮肉

看了北大同学写的《人生就像在学二吃一顿饭》,把学二食堂写成了人生诸味,可是我推敲几次,对学二食堂的美食还是没有心得。然而,此诗已成功勾起了我和一帮同学们对母校人民大学的回忆,其中主要是对东区食堂水煮肉的回忆。


人民大学1992年使用的菜票。

1、水煮肉

人民大学东区食堂的水煮肉,是和别处不同的。

毕业快20年了,吃过的水煮肉何止百千计,然而再也没有吃到过像东区食堂那种味道的水煮肉。曾经以为这是我个人怀旧式情怀导致的错觉,然而经同学聚会追忆,一致认为,东区食堂的水煮肉,确乎是与别处不同的。

区别可能主要来自辣椒。东区水煮肉辣味十足,而且有种特别的香味,这香味源于两个因素:一是辣椒,二是肉。由于是食堂的缘故,肉和菜底是分开作的,菜底独立炒制,单独亦可成菜,我们有时赶不上吃全豹,就会只打一份菜底充饥,味道犹胜它菜。

有多好吃?一口下去,口腔里所有的味觉器官顿时一呼百应,喜大普奔,你的世界,此时就只剩了嘴里的这一口肉……吃法有两种:一种是大口吞食,感受高潮叠起的痛快——缺点是眨眼间就饭盆一空;一种是小口细品,务求于细节处的感受完美,缺点是很难做到。哥几个中,我是前者代表,老三是后者代表。

东区食堂也有别的菜,比如鱼香肉丝,肉沫豆腐,咕咾肉……因为吃饭人多,又不便恃强凌弱挤到窗口,所以我一般只选最短的队排,而不管窗口是什么菜。我只为一个菜耐心排队,就是水煮肉。

这就是真爱。

当东区推出水煮肉后,我们就面临一个两难选择:放弃第四节课,或者放弃水煮肉。因为即使你有博尔特的速度,在第四节课后也很难赶上吃水煮肉——连菜底都赶不上。其实这个选择算不上”两难”,毕竟上课和一道菜之间的重要性无法相比——我们感到不妥的是,老师还上着课,我们就拎着饭盒咣啷咣啷地打开后门”溜”走了。

真是愧对老师。

那时,我每餐是半斤米饭,再加两个馒头——如此才对得起这好菜。话说,东区的馒头亦是大大有名,二两妥妥的实在够量,味道相当了得,附近小区的居民们也常来买——后来在国社,又有幸续上了好馒头的幸福。

东区的水煮肉,提升了我们的大学期间的生存质量。要不,我们宿舍八个光棍汉,早被一对”乔男女”给气杀了。

跑题了,但必须得讲一讲。我们位于人大东门这块两个宿舍楼中,奇人颇多。最引我们注目的是一个面目惨白其貌不扬的家伙,因为每次我们去吃饭,都能碰到他揽着一位极尽妖娆的女子——其实我连该女同学的长相都没记住,但记得该女总穿一条当时流行的跳舞穿的那种紧身裤,水蛇般的身体从来都是缠在那小子身上,走路如同电影青蛇中的张曼玉一般夸张。我们不知这二人姓名院系,简称为”乔男女”,每走过,大家皆都侧目,老七更是每每撇嘴鄙夷,辛辣讽刺几句。

然而此二人跟水煮肉一样,是我们对东区食堂最主要的回忆。20年来,我们忘了许多事,但说起”乔男女”大家就立马哄然乐起。

其实,东区还有一些事。比如当年北京独一号的音乐喷泉,就在东区食堂前的花园里。这个花园草木不深,但却是众多其他乔男女们喜爱相聚之所,哦,都是单身汉的伤心事,多讲没什么意思。这个地方还是当时北京著名的英语角,我是去过……一次的。

人大新闻系2015级学弟COSPLAY 93级师兄大学宿舍中合影。有当事人指出:学弟们没有了大桌子,也没能复原桌子上那本当年最火爆的——走遍美国。(哪位是作者?欢迎留言竞猜)

2、川北酒家及其女老板

川北酒家位于便民市场——如今早已不存了,菜品记不清,似乎确乎是川菜,在这个校内小饭店中,留下了我们许多回忆,主要是大四时。

上大学,大家都买了不少书。毕业时,无钱下馆,就卖书。饭前一小时,大家各自捐出一批书来,拿到路边摆摊,一般是五毛或一块一本——有例外,柯老三心狠手辣,某次竟然叫价三块卖出一本。

饭前收摊,大家就去川北欢聚,点几个菜,来两瓶二锅头,喝得尽皆颠倒而归。

后来可卖的书越来越少,我们就互相到他人书架上找书卖。这下子大家着实好好吃了几天,因为都藏了些好书不想卖。

川北酒家是位女老板,长相忘了,中年,泼辣开朗,嗓音沙哑,为人仗义,我们吃得熟了,后来都可以赊帐。有一次,我和老六、老三小聚,越喝越起劲,忘了时间,后来她走进来问:外面案板上躺着那个是你们兄弟吗?我出去一看,老三躺上卖菜的案板上,呵呵傻笑。我们老六俩人推车弄不走他,后来我竟然把这家伙给扛回了宿舍。

便民市场是我们的天堂。川北旁还有一家”犇羴 鱻”,还有一家就着一棵树搭篷的刀削面……

2015年人大新闻学院院庆时,部分师生合影。左一为作者。

3、出其东门

这句大有学问的话,出自诗经,对我们学1楼322宿舍来说,意义非同小可。每当有人提出要”出其东门”时,必定是意味深长。

“出其东门,有女如云。”我们当然不是用它的原意——在普遍淫荡的郑风中,这是一首罕见的表达忠贞爱情的诗。然而我们八人都没有可以忠贞的对象。

我们”出其东门”,指的是吃饭。当时,人民大学的东门,是与西门不同的。

20多年前,人民大学东门已有了当代商城,而西门却刚刚铲平了稻田。所以,西门,意味着低档的路边小串——现在人大西门外很火很受追捧的”西门烤串”,竟然成名立万,我们去试吃,不禁唏嘘不已,当年的泥腿子穷鬼站着喝酒之摊,几日不见,如今竟也有了逼格,年轻学弟学妹们知道吗?

而”出其东门”,南侧小巷中,则是”高档酒家”云集,可以进门点菜,有的甚至有包间。

出东门必然是大事。我们老四是重庆人,有时急眼了暴露其”百越文身之地”没文化的本质,忘了说”出其东门”这种抬露身份的话,直言要”吃饭”,我们大家便面面相觑——南方人吃饭必然有菜,这就必然意味着要点菜,这可是花大钱的”大事”,非同小可。钱从何来?花多少?点什么?以什么菜压轴?都须得长期计议。

我们有钱时,或者谁赶上大事,比如工作有了着落,一定要”出其东门”。

那时穷,50块钱8个人,桌上的菜基本上保持在一盘,压轴必须水煮肉——虽然比不上东区食堂。去喝酒,为多多品尝,会带上几瓶酒,每瓶一种……结果自然是人人五迷三道。其时96级的学弟们正在巷侧的宿舍住,对我们酒徒之风大为不解。多年后,两位学弟也到了我部门,竟然也记得我们当年喝酒之事,说对刚上大学的他们的世界观相当有冲击。

作者说,这是当年宿舍最帅三人之合影。中间为作者。

4、乐乐咖啡厅和无地自容的单身狗

如今也没了,当时位于我们宿舍和澡堂的路上。其特点是小卡座,灯光昏暗……20多年前啊,想想好先进,大家都懂得。

又到了我们的短板处……但我们确实进去过,吃了3块钱一份的米粉,太贵了,且和人家精心设置的情调格格不入的单身汉吃得尴尬而匆忙,没有留下美好印象。

这个餐厅无关美食,关乎爱情,而我们宿舍八人什么都有,独独皆没有爱情。女同学们后来说我们”高冷”,其实我们就是懒汉。某些人其间确乎有过一点点……但也都没成气候,连床帘都没能拉起来。

上世纪90年代的大学,没个恋爱简直是异类,东区食堂里一对对一双双,你喂我一口,我亲你一下,简直把一个圣洁庄严的食堂糟蹋得不成样子……我们胸中郁闷,后来就不在食堂吃饭,打了饭往回走,坐到学1和学2间的”紫藤园”的廊间吃,春夏间清风徐徐,端是诗意。可惜这地方总有同性恋人士出没,间或就能捡到他(她)们留下的深情款款的求偶信。

单身狗们无地自容,后来,干脆回宿舍吃。吃完饭,拿本厚书住桌上一扔,大家自觉过来翻页,尾数字最大者洗碗……手气好时,一连好几天不用洗碗。岂不快哉!

转自知食分子 作者系人大新闻系93级校友徐壮志